怒江老干微信公众号
金色云岭微信公众号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银发风采
和润文散文:八旬老人的十一本书是这么写成的——因为我爱,所以我写【独处文学099期】
更新时间:2020-12-30 18:19:39 来源:  阅读:
图片









图片

作者简介,请看正文。


编者按:仅仅辑录了作者的一句话:

    写了十一本书,我不会电脑,一字一句用手写。打草稿,眷正文,慢慢爬格子,心里好辛苦。右手中指磨出了老茧,稿纸用了几背箩,老花镜换了几付,二十几年握笔不辍,痴心不改,写通讯、散文、小说、故事、史志、诗歌。文化养老,样样爱好,无事找事做,养成了不读书看报闲不住的习惯。——和润文

.


因为我爱,所以我写

/和润文(白族)

 

我属牛。

我的生日是1937年11月8日。

体重:110市斤,身高159厘米。

血型:A型,从青年到中年,退休后很少有病,没住过院。

籍贯:兰坪县营盘镇新华大村拉玛山寨。

我从小至今不抽烟,不打麻将,不喝酒,也不买彩票。

1957年秋,兰坪中学毕业后,正逢“大跃进”、“大战钢铜铁”时期,我被分配到石中坪铁厂当统计员。那时候都是土法上马,用“土炉子”烧柴火炼铁铜,产量相当低。砍林烧炉“放卫星”,不到半年时间,因出产量低而停办。

从铁厂回乡后,被抽到新华水利搞事务员,60多号民工,瓜菜带,两顿稀,苦干在水利上。

1959年参加工作。在新华、黄登小学任教十年。1969年调政法机关,先后在公安、司法、检察工作25年。三十五年工龄,清清白白,干干净净,问心无愧。

1993年3月退休后,在玉屏社区文祥村曾任党支书记、县老干部诗词书画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老有所为,找到了人生色彩斑斓的第二个春天,日子过得乐乐呵呵,清爽自存。

因为我爱,所以我写;因为我写,先后在各种报刊上发表了近600篇文章,出版了十一本书。有小说、散文、民间故事、诗歌、志书等180多万字。现正在写《泊人生》一书,明年春出版。

我爱写诗歌。虽然基础差,但买了几本诗集,特别是《中华诗词》,对我教育启发大,成了我启蒙老师。慢慢学,摸索写,逐渐懂得些诗的韵律和规矩。爬格子,反复练,最终写了四百多首诗,如《心海浪花》、《峡谷幽兰》两本诗集,就是在名人指导下写成的。

我写了一本小说,叫《边区风云录》。讲的是边纵七支队33团解放云南滇西及兰坪的战斗故事,共十五章,16万多字,算是我的第一本小说,实实在在,心里很高兴。得了县委政府“一本好书”奖。

我学识不高,但喜欢名人诗词书画。特别是鲁迅的杂文。我以古人为榜样,用“刺玫瑰”,以诗为载体,去揭露、讽刺现代贪官,如《包箱里的官爷》、《香烟的故事》、《我是局长》等,深受读者喜爱。

我没有宗教信仰,但思想上有点偏向佛教,可不是迷信。比如佛教说的“空”,人一出生,空手而来;人去逝了,空手而去。很高深,很满足,很美丽。我编写的《金鸡寺的钟声》一书,有诗、有书、有画、有对联、有照片。不仅体现了人的宗教信仰,而且显示了前人的文学艺术。胡锦涛说:“佛教慈悲为怀,抑恶扬善的观点与共产主义道德相贴近。”江泽明也曾讲:“晨钟暮鼓,警醒世间名利家;经声佛号,唤回苦海迷路人。”佛教主要是宣传和感染人做好事,行善当好人,守住做人的底线。

写书,是个人的爱好。但不能瞎写乱编,不能宣传歪理邪说,更不能信邪教。我收集编写了一本《拉玛人民间故事》,讲的大都是神鬼怪。但我不相信迷信,我活了八十多岁,从来就没有见过鬼怪,只是幻想、传说、讲故事罢了。

1969年,调营盘区任公安特派员。工作复杂,任务繁重,除抓好地方治安,解决民事纠纷外,还到恩棋、恩罗端点,参加刑事破案。那时候,营盘没有没司法、法庭、民政机构,一切由一个公安特派员负责,工作十分艰苦。

1976年,县上调我负责重建检察院工作。十年“文革”中,检察院被砸烂,人员被下放,一无所有。怎么办?从公安、法院抽调了两个,社会招工一人,由我负责组建办公室。向公安借用枪支、办公桌,逐步开展工作。第二年从各单位抽调了13个,后来慢慢发展35人。一个原来的人民教师转为政法干部,特别是当了公安局副局长、检察长后,回想起来确实负出了艰辛代价。一是没有办过冤、假、错案;二是无私奉献,没有收受任何钱财;三是光明正当,办事公道,得到了上级认可,连任了两届检察长,得到众人好评。

当上领导后,心里常想,任何时候要面对现实,实事求是,不能浮夸,守住廉德。我常警告自己,生活上勤俭克难,工作上认真负责,讲台上不说大话,受表扬时不自傲,受批评时不自卑,困难时不乱求人,这就是我做人的规矩。

一个人,下决心容易,有恒心就难。决心谁不好下,但是真正遇到困难时,容易动摇,坚持不住,放弃原来的理念。一次,我去黄梅收集民间拉玛人资料,准备写《拉玛人》一书。这时,那里正发生“乙肝”,传染性强。县上派了一个医疗队,集中在小学救治。因为时间紧迫,我冒着被传染的危险,到黄登住了三天。家人说我命大,什么都不怕,我只好一笑了之。还有一次去烟川采访,乘车过了沧江桥,可是到了江边西岸路断车阻,夏天爬那七十多度陡坡,这对长住家中少出门的我,汗流浃背,上汽不接下气地坚持着往前爬,总算到达了理想彼岸,收集到了不可多得的资料。一个人下了决心,闯险过关,你才有权利去享受成功的快乐,做人的幸福。


图片


人哪,往往埋怨客观,生别人的气。我是认定一条,与其对别人生气,不如长自己志气。自己常想,有人说想当官,用钱买;要提拔,找靠山。我就不信那邪路,有碗饭吃就行。吃清淡饭,过好自己每一天。工资高低不要比,越比越怨,自己没有长劲,越没有向前看作奉献的勇气。人要有奉献精神,做点看得见,摸得着的实事,人家才承认你是好人,真正的国家好干部。人在做,天在看,人民是上帝,父母是人民,上帝会保佑你,这不是迷信,好人有好报。

写了十一本书,我不会电脑,一字一句用手写。打草稿,眷正文,慢慢爬格子,心里好辛苦。右手中指磨出了老茧,稿纸用了几背箩,老花镜换了几付,二十几年握笔不辍,痴心不改,写通讯、散文、小说、故事、史志、诗歌。文化养老,样样爱好,无事找事做,养成了不读书看报闲不住的习惯。这样被评为州里“老有所为”先进个人,县里评得文艺创作奖文学艺术贡献奖一本好书奖

人生是很有潜力的。但有些时候,人们往往缺乏自信心,使自己的潜力流失。我这个人很有自信心,虽然80多岁的人了,但想做的事,不达目的不罢休。83岁时出的《悠悠故乡情》散文集,300多页,20多万字,经过近一年的辛勤操作才完成,这对一个耄耋老翁多么艰辛。儿孙劝道:“莫写了,注意身体健康”。是的,人要做成一件事,要负出一定代价,虽然苦中有乐,但后来我体重减少了十来斤。

写作,是另一类的劳动。手苦,心也苦,特别是得不到家里人的谅解支持时,往往会失去理智,甚至变得失常、疯狂。爱人是家中的“稳压器”,一旦她不支持,后院起火,什么事也做不成。我调整了心态,做爱人的思想工作。这样,没有后顾之忧,人开心了,心绪好了,写文章开窍了,身体也好了。每天上广场,逛商场,养鸟种菜,喂鱼看花,心潮来了写段诗,朋友来了谈白话,论家常,生活过得乐乐融融。

可谓是:

因为我爱,写书不断;文化养老,暮年康健。

0二0年中秋


图片



各州市委老干局

友情链接: 新华网 人民网 共产党员 云南网 怒江党建网 怒江报 怒江大峡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