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江老干微信公众号
金色云岭微信公众号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银发风采
雪盘骄子  普米火种 ——访普米族优秀教育工作者和普米文化资深传承人熊贵华
更新时间:2020-05-22 11:08:57 来源:  阅读:

编者按:“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熊贵华作为普米族中的一份子,从小出生贫寒,饱受生活之苦,但他始终有着一颗昂扬向上的进取之心,加之雪盘山赋予他的与生俱来的聪慧与勇气,坚毅与倔强,他成了弩弓村第一个参加工作的人,第一个人民教师。在熊贵华的字典里没有认输二字,凡是他决定做的事,必须做成,做好,做成专家。教书,他是学高为师,德高为范,是学生眼中的“孺子牛”;传承普米文化,他是“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身体力行,著作等身,成果惊人。为传播普米文化,他五十岁开始学习电脑,学习摄像,学习视频编辑,创建了普米族有史以来的第一个文化网站——中华普米文化网,成为普米族人受益良多的精神家园。熊贵华,这位雪盘山里成长起来的天之骄子,他深爱自己的民族,用实际行动传播着优秀的普米族传统文化,他早已成为普米文化的一颗火种,烛照着普米族文化的天空,传递着普米族文化的希望,呼唤着普米族文化的春天……

八月的兰坪,丽日当空,显出几分燥热与难耐。然而满眼的青山与绿水,满眼的绿意盎然,让这座不起眼的小城生出几分清秀与生动,让人浮躁的心顿时安静下来。我要采访的熊贵华老师就居住在兰坪这座美丽和神秘与生俱有的生态小城。其实,在见到熊贵华老师之前,我是怀着几分忐忑与不安的。因为一些人说熊老师不是那种很容易让人亲近的人。但真正见到熊老师之后,我才知道真的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熊老师不在兰坪,而在通甸镇麻栗坪村的老居。在通甸镇我上了熊老师的电三轮,一路寒暄着我们到了他的老居。熊老师穿着一件棕色的衬衫,下配黑裤,古铜色宽阔的脸上有着岁月留下的沟壑,聚光而有神的眼睛里闪烁出智慧的光芒。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你不会相信这是一位七十岁的老人,更不会相信这是一位满腹经纶、曾经出过书的优秀教育工作者,他更像是一位朴实而地道的农人。熊老师很是健谈,听着他略带沙哑的男中音,慢慢地我就走进了他具有着励志色彩的多彩人生。

天生我才必有用

我们不能选择自己的出生,但我们能选择今后的人生。或许熊贵华就是带着这个使命来到这个人世间的。熊贵华出生在通甸镇雪盘山里一个叫弩弓的小山村。那里山势雄伟,草木葱茏,百花盛开,风光迷人,是孕育美好事物的所在,犹如空谷幽兰,无人自芳。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熊贵华是在雪盘山里长大的,对这里的一草一木,山山水水,边边角角,他无不了然于胸,如数家珍。这里既是他生存的根本所在,也是他天马行空、快乐徜徉的精神家园。

像所有农村长大的孩子的一样,熊贵华经历了无数的艰难与磨折,尝遍了人间的酸辛与苦辣。他家兄妹6个(四男二女),让本就贫穷的家庭更加苦不堪言。作为和共和国同龄的熊贵华,本就承载着祖国赐予他的那份恩泽,让他有了不一样的智慧与才情。虽然家里贫穷,但熊贵华的父亲却有着山一般坚硬的脊梁,有着常人难有的见识与见地,他认为,再苦再穷也不能苦了孩子,读书是孩子走出大山唯一的出路。

愈是艰难,愈是坚强。就是在这样一个捉襟见肘、风雨飘摇的穷苦家庭,熊贵华艰难而倔强的成长着,他更像是从石头缝里长出来的一株坚强的小草,任何的风雨与磨难都击不倒他。熊贵华读书时,家里分了家,三个哥哥分开单过,算上父母有四家人。他读初一时,四家人卖光了各自的自留猪;初二时,四家人卖光了自留羊;初三时,家里已无物可卖,母亲到娘家兄弟处四处告借,才勉强度过难关。有时借不到钱,母亲会在娘家对面山梁上伤心落泪。当熊贵华得知母亲借钱的艰难经过,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读出好成绩,让母亲脸上挂上笑容。

或许是雪盘山赋予了他先天的灵气与聪慧,家庭给予了他非常人能比的坚毅与倔强,熊贵华读起书来不但玩命,还比较争气,好像与生俱来他就有着一种读书人所具有的气质与禀赋。时间就像海棉里的水,只要愿挤总是还有的。熊贵华的读书时间都是挤出来的。他每天放学回来,首先要帮家里干农活,捡柴禾,割猪草,挑水,喂猪,等一切都忙活完后,他才有时间完成他的功课。常常一切忙完之后,已是黑夜降临,他只能靠着昏暗的松明读书。

苦心人天不负。正是凭着这样的毅力与坚持,熊贵华读完了初中所有的课程。为了能考上一个像样的学校,他简直是把命都豁出去了。他连续几个月每天晚上打着一把手电筒坚持在苹果树下看书,没日没夜,每晚睡得很少,早上却起得很早。他的辛苦付出与长期的坚持换来了如期的回报,他考上了丽江师范学校。当时,在整个通甸公社就只有他一个人考取这所学校,这让整个家庭都为之骄傲,为之欣喜。但他也付出了身体上的代价。在师范学校,他经常发黑晕,身体颤抖不止,一不小心就会摔倒,常常把下巴磕出血来,闻到肉味就会恶心,这就是他拼命读书所付出的代价。

天生我才必有用。文革的暴风雨骤然而至,但他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仿佛那时他心中早已有了一个坚定的目标,他想成为一个有文化有知识的人,成为一个有用的人才,为自己的家庭,为自己的家乡做出点贡献。初中时,他就阅遍了中学图书馆的书。读丽江师范学校时,学校语文教研组长老师给了他很大的方便,让他读到了鲁迅全集,茅盾全集,郭沫若全集,老舍等人的书。他浸淫在文学浩瀚的海洋里,如痴如醉,自得其乐。当时,他还读了浩然的《金光大道》和《艳阳天》,读了不止十遍,他把每章都浓缩成几句话,一本书浓缩下来也就一二千字,然后,他就知道每章写了什么,作者又是怎样展开来写的,他说这是反向推理方法。这也让他在以后的工作生活中受益匪浅,收获颇多。他在文学上的禀赋也得到有力的展示,或许他正朝着他梦想成才的方向逐日精进,未来正向他展现出一片美好而光明的前景。

吃进去的是草,挤出来的却是奶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读了6年的师范学校,1968年熊贵华光荣毕业,成了弩弓村第一个学校毕业国家分配参加工作的人,第一个人民教师。但让他感到无比遗憾的是,母亲1968年4月就撒手人寰离他而去,没能等到让他引以为傲的这一天,他也没能看到母亲脸上露出的开心笑容。然而如果母亲在天有灵的话,一定会为他所取得的成功,为他这样有出息而倍感欣慰,也一定会含笑九泉的。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者也。这或许就是初为人师的熊贵华最初的感受与认知。毕业后响应国家从哪里来就回到哪里去的号召,熊贵华回到通甸镇的弩弓完小,做起了一名小学老师。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才仅仅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他就被调到了县里搞宣传报道,这一呆就是几年。他写了不少的政工材料,但他不喜张扬的性格始终不能适应这个岗位的要求,恰恰遇上他生病,他就申请到学校去,被分配到了下甸完小。   

高尔基说过,学习永远不晚。1975年,熊贵华被调到通甸中学,做起了一名语文老师。为了弥补在初中落下的一些数学课程,熊贵华是边教书边学习,不到三年时间,就补回了所有的初中数学课程。但他并不以此为满足,他参加了全国高等自学考试,扎扎实实学习了三年,凭着他惊人的毅力与忘我的投入,他终于获得了跟全日制大学文凭一样过硬的全国高等自学考试中文专业毕业证书,他成了一名名副其实的大学生,雪盘山里的天之骄子。

“不服输,不气馁,不放弃。坚持就是胜利!熊贵华这种不服输,做事就必须做成的这种硬汉性格,还体现他的教书育人上。熊贵华教语文和政治两门课程。他教语文总是一丝不苟,严谨细致,就像做一门高深的学问那样,全身心地投入。他说自己都弄不懂,怎么去教学生。给人一碗水,首先得自己先有一桶水。他教语文首先是把语文本身的需求和知识点的分布,哪个阶段要落实哪些知识点搞清楚。他认为,其实教书的好多东西跟教学内容无关,更需注重个人修养的提高与环境氛围的营造,形成一种气势,一种气质,让学生不由自主地追随,从而把学生的注意力吸引到教学上来。

其实,熊贵华教书的时候,家庭非常困难,他带着两个孩子,吃完晚饭,他就必须去教室蹲守。下自习回来,桌子先给孩子写作业。等孩子睡了,已经差不多凌晨12点钟了。熊贵华这才开始批阅作文。他是一周布置一篇作文,总共两个班,所以批阅起来工作量比较大,然而每篇作文他都是精批——他的批语比学生写的作文还要长——这就让他有些受不了,就采取分批次精批。但每次批完作文,都已是半夜了,他还要做一下自考试题,然后开始备第二天的课,备完课常常是东方露出了鱼肚白,他出去走一圈,回来洗把冷水脸就去上课。他这样子坚持了十多年,没有叫过一声苦,喊过一声累,真正印证了鲁迅说过的一句话:吃进去的是草,挤出来的却是奶!

更让人称奇的是,他教的语文和政治两门课,就没有不及格的学生。一次他在辅导政治时,提前预判到今年时事题必然与对越自卫反击作战有关,就准备这方面的题,结果考试时,所出题跟他准备的题相差无几,那年学生的政治考试考得异常理想,学生在背后都夸他为“教学小诸葛”。熊贵华认为,教学不是一进教室就要从头讲到尾,一直讲到下课,而是要根据每个学生的情况,制定不同的教学方法,因人制宜,这样教学才能有的放矢,事半功倍。正因如此,他多次被怒江州表彰为教育先进工作者。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熊贵华认为,做老师必须要有师德,要有燃烧自己、照亮别人的蜡烛精神,他更看重学生背后对他的评价,而不是当面的称赞。他是这样说,也是这样做的。如今他培养出来的学生,可以说是桃李满天下,没有一个不对他称赞有加的,都说他是老师中的“孺子牛”。他在通甸中学当校长时,对学校实行人性化管理,不讲规章制度,只讲注意事项。老师家里有困难,他就跟会计讲讲,先预支点钱;老师生病卧床,他就到家里看望,给老师煮碗面或烧碗肉汤。他以心换心,老师自然是投桃报李。学校自然办得风风火火,教学质量就上去了。这也是常人难以企及的地方。

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

与文化同行,为普米而书。熊贵华一直深爱着自己的民族,热爱着普米族传统文化,还在通甸教书的时候,就开始关注普米族,研究普米族传统文化,特别是对普米族的历史渊源、人文生活、民间文学等有着浓厚的兴趣。一到假期,他就带着问题,往普米族的村寨跑,往普米族山区跑,不论山高路远,不论寒来暑往,不论风餐露宿,不论起早贪黑,他都一如既往,始终如一。他注重研究普米族的历史,他认为历史这个东西,下手晚了,就会流失掉,所以必须下手快。熊贵华对待学术研究是慎重的,也是细致的,更是扎实深入的。他认为,要搞清楚一个民族的来龙去脉,知道他原来在哪里,中间有什么变故或变动,就得找到有力的佐证,这就必须读大量的书,采集大量的民间文化资料。

“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学术研究需要下的是细致功夫,深入功夫,长久功夫,要吃得了苦,耐得住寂寞,受得了清贫,经得住诱惑。1992年,熊贵华从兰坪一中调到县政府民族研究室,专职从事普米族传统文化的研究。在他看来,搞民族研究比教书还要辛苦,说一句话必须要有一大堆材料来支撑。首先要从理论上看一大堆书,什么是民族学,民族学研究的门类、政策、研究现状、程度、走向和民族学研究方法;再看一堆书,目前国内国外哪些是热点哪些不是热点,将来哪些会成为热点,等等。特别是普米族的研究,要从很远的地方追查下来,前面有什么人研究过,研究到什么程度,现在是什么状况,诸如此类的,都需大伤脑神,大费周章。所以,他常常到处去买书。有一本书叫《藏缅语族十五种语言》,书非常专业,读起来很吃力,但熊贵华对于越难啃的硬骨头,越是起劲,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由于前期的大量积淀与后期的疯狂恶补,熊贵华开始把所研究的东西变成作品,变成成果,他开始写文章,写专著。他写书的时候,跟他教书的时候一样,常常是要等小孩用完桌子,他才能用。差不多是凌晨12点左右。写书时,他烟抽得很多,一支接一支,整个屋子烟雾弥漫,使得他咳嗽不已,甚至感到胸闷。这时,他就会打开窗子,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喘口气,让身体得到适度的休息。正是因为他的勤奋与执著,他的严谨与细致,他的坚持与坚守,使得他的作品具有很强的学术研究价值,得到业内专家学者的一致认可。

十年磨剑,终成气候。1994年,他撰写的《普米族“冗坑”价值的多元性》发表在《中央民族大学学报》第2期,这是《中央民族大学学报》首次刊发的由普米族人撰写的学术论文。1995年,他撰写的《普米族入兰初探》发表在《怒江州文史资料选辑》第20辑,被怒江州授予“文史资料优秀作品”称号。1995年,他的散文集《雪盘赋》出版,该书是由兰坪普米族人士书写的第一部抒发家乡情怀,讴歌普米族人民生活和理想的散文合集,1998年获怒江州“十佳著作”称号。1997年,由他主编的全国政协少数民族文史丛书之怒江州民族文史资料丛书系列之一的《普米族》正式出版发行,全书28万字,《普米族》一书是现今各种以“普米族”命名的有关书籍的第一部。2001年,由他主编的《普米族志》正式出版发行,全书21万字,《普米族志》首次指明了普米族历史活动地域和迁徙路线,得到学术界的认同,是迄今为止国内唯一的普米族志书。此书的问世,结束了“普米族无志”的状态。

以上作品都是熊贵华毕生智慧和心血的结晶,是他执著与勤奋结出的硕果,这是生活对他的充分肯定,对他的最高褒奖,体现着一个普米族人对抢救民族传统文化的责任和担当,饱含着一个普米族人对传承民族文化的执著精神与赤子之心,彰显着一个普米族人“与文化同行,为普米而书”的梦想追求与家国情怀。

尤其让人值得一提的是,1999年,受州县派遣,由熊贵华执行,进行建设布展的“中华民族博物馆普米族馆”正式建成展示,标志着普米族在首都北京首次拥有一个展示普米族形象的舞台,一条与兄弟民族进行文化交流的渠道。

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攀登

“生命不息,奋斗不止。这句话体现在熊贵华身上一点也不为过。在传承普米族传统文化的过程中,熊贵华感到,书本受众面毕竟太小,不利于普米族文化的传播。他就想通过视频来传播普米族文化。但如果请专业人士来制作需要几十万的经费,根本负担不起。这时,熊贵华想到了毛泽东说的话:自力更生,艰苦奋斗。他决定自己干。

熊贵华是那种说干就干的人,而且他决定要干的事,就必须把它干好,干成专家。那时,他已经退休,都五十岁的人了。他开始学习摄像。首先他下载了摄像器材使用方面的说明书,找了相关方面的书籍进行系统的学习,然后买来摄像器材进行实际操作。拍摄倒是不难,关键拍完之后,需要对视频进行剪辑。这也没难倒熊贵华。他从网上下载了视频编辑软件,对照视频教材、视频讲座进行学习,由易到难,从简单到复杂,慢慢就学会了编辑,只不过这是一个细致活儿,有点像绣花,得把音频文件对到那个口型和动作上,有时需要更换画面,有时要把一些音频去掉,等等。一个五十岁的退休干部,居然从头开始学习视频编辑,而且学会了,干起来有模有样。我们不得不佩服熊贵华的勇气与胆识,自信与认真,这正印证了毛泽东说过的话: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攀登。他编辑了《给羊子》视频。按熊贵华的话说,《给羊子》是普米族的经典,是生活的百科全书,具有非常大的历史文化保存价值。现在很多普米族人都不说普米语,长此以往,像《给羊子》这样的经典就会流失,就会失传,这是让人难以接受的。有了《给羊子》视频光盘,有志于普米文化的乡村人士就可以对照学,这样经典就会得以保存,并不断传承下去。

热爱是最好的老师。熊贵华的爱好非常广泛,他还喜欢小说,喜欢戏剧,喜欢摄影,自己写剧本,胶卷照了一大堆,相关书籍杂志订了一大堆。不能不提的是,他的摄影作品《寻青》,在云南省摄影家协会组织的“东方大峡谷——怒江”大型摄影作品展比赛中荣获优秀奖。我们都难以相信这样一位朴实而低调的老人居然是一个“多面手”,好像没有什么他不会的,也没有什么是他学不会的——他新买的电三轮,他仅花了半个小时,就安然上路了。

2003年,为了传承普米族文化,业已退休的熊贵华开始学习电脑。之前,他已经系统学习了电脑相关方面的书籍,电脑硬件方面的使用他已经游刃有余,他需要掌握系统软件方面的技能。他采取的还是反向研究,搞破坏,第一个文件坏了,记住是什么问题,再重装系统,又开始第二个文件,就这样,他硬是凭着自己一股子不服输的劲头,把电脑的系统内部摸得是一清二楚,一些专门推销电脑的IT工作人员还专门打电话向他请教电脑系统的问题,这真的可以传为一段佳话,让人肃然起敬,钦佩有加。熊贵华打字打得慢,他就装了语音输入软件,语速越快,越准确。现在,他在手机上装一个无线鼠标,电脑上装一个,电脑手机开起来,就可以任意使用了。相比现在一些年青人,他对现代电脑技术的应用丝毫不逊色,更不落下风。

掌握电脑知识之后,他开始建设《中华普米文化网》。这是他为传承普米族传统文化而建的网站,也是全国第一个普米族文化网站。这可以说是史无前例的,也是开天辟地的,对普米族历史文化的传承具有着里程碑式的意义,而熊贵华正是这个前无古人、后有追者的网站创始人。

《中华普米文化网》由时任兰坪县政协文史委员会主任的熊贵华提出思路、拟定主题,制定架构,设计细节,组织制作的,他还负责撰写文字、拍摄图片、更新页面、后台维护等多项工作。《中华普米文化网》运营7年时间,全程得到普米族同胞的大力支持与帮助,受到了国内外各界人士的关注,并且凝聚了广大普米族知识青年的力量,成为普米族网民的精神家园,同时也得到了兄弟民族网站的支持。《中华普米文化网》上线不久,百度、搜狗、谷歌、雅虎等各大搜索引擎均以醒目位置推介,它们共同的推介词是“这是一个由普米族人士创建的立足于普米族地区乃至全中国全世界的普米族文化网站”。中国国际广播电台采播了网站创建人熊贵华的事迹。云南日报两次采访报道了普米文化网创建历程和现状。

然而,由于网站缺乏固定经费来源,多次到了左支右绌的地步,《中华普米文化网》于2008年不得不停止运行。这对熊贵华而言,不能不说是一件难以忘怀的憾事。但他所做出的努力与付出是所有普米族同胞有目共睹的,所有的普米族同胞都会为他所做出的贡献引以他为傲的,并为之击节喝彩。

普米族口传典籍戎青音影传承版插图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作为业已退休的熊贵华,身体出现不同的疾病,但在他看来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小病。他一直认为,他的身体依然硬朗,他还能为民族多做一些实事。

谈到未来,熊贵华依然有着常人难有的乐观与自信,他炯炯有神的眼睛里放射出坚定、执著、热切的光芒,他将继续为普米族传统文化的保护和传承发挥自己的余热。他打算为普米族的三大经典《给羊子》《祭三脚》《祭山神》制作个系列,制作《普米族口传典籍视频传承版之戎青版》,编纂《普米族史料集》,对《普米族志》进行重新修订。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我或许平凡,但我绝不平庸;我或许渺小,但我绝不苟且;我或许卑微,但我绝不妥协。对于评价像熊贵华这样一个理性、乐观、自信而默默无闻、低调甚至有点倔强的老人来说,这还是远远不够的。但对于这样一个把整个生命都献给了国家的教育事业,献给了普米族文化的保护传承的普米族老人,让我们衷心地说一句:您辛苦了!您永远是我们学习和追寻的榜样!您是普米族同胞的骄傲!让我们为您点上一个个大大的赞!

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我们有理由相信,熊贵华今后的人生之路会走得更加丰富多彩,定会书写出更加璀璨夺目的动人篇章!

熊贵华个人简介:

熊贵华,1949年4月生,男,普米族,云南省兰坪白族普米族自治县人。中共党员。1968年毕业于丽江师范学校,1984年参加全国高等教育自学考试,1987年获得昆明师范学院高教自考中文专业毕业证书。现任云南民族学会普米族分会副秘书长,兰坪县普米族学会学术顾问。2003年加入云南省作家协会。

1968年至1972年在县内从事新闻报道工作。1973年至1992年先后在通甸中学、兰坪一中任教,曾任通甸中学教导主任、副校长、校长,兰坪一中语文教研组组长。1992年至2003年在兰坪县政府和政协工作,先后任政府民族研究室主任,政协文史委主任。1983年起先后发表学术论文和散文,1993年论文《普米族“冗坑”文化价值的多元性》刊登于中央民大学报4月号。出版有专著《兰坪普米族志》,主编全国政协文史丛书《普米族》,参编国家系列丛书之《普米族民间文学集成》,参创普米族舞蹈史诗《母亲河》,出版个人散文集《雪盘赋》。创建了《中华普米文化网》。《普米族志》首次指明了普米族历史活动地域和迁徙路线,得到学术界的认同。《雪盘赋》是由本民族人士写本地普米生活的首部作品。


各州市委老干局

友情链接: 新华网 人民网 共产党员 云南网 怒江党建网 怒江报 怒江大峡谷网